虎扑04月28日讯 西班牙传奇门将卡西利亚斯在YouTube上接受了另一名传奇门将卡尼萨雷斯的访谈。他们二人曾是皇马和西班牙国家队的队友。以下是访谈内容节选。

你最近的生活如何?

我现在感觉挺好的。在那次心梗之后,我一度感觉有些迷茫。事实上,你的职业生涯从那天就结束了。没法回到你最喜欢的地方真的很难接受。

谈一谈你所任职的皇马基金会?

人们也常问我:是什么组成了皇马基金会?我认为它离不开里面的每一个人,包括我,包括球员们。很多人面临不同的困难,我们对其施以援手。足球带给我很多收获,现在我要把这份收获传给更多的人。

球员们是否关心这些社会问题?

一开始,他们的想法和训练任务确实会影响参与度;随着时间推移,球员们更加成熟,他们就会意识到这份工作不只是训练和比赛,还有场外与足球相关的一切。我很理解他们。

现在的你与之前的你,哪个更受欢迎?

不是一回事了。过去我是大家的偶像;但如果我出现了失误,就很容易面临批评。现在没有什么批评了,大家对我会更加友好一些。

为什么必须用退役来让人们忘却你的失误、记住你的成就?

好问题……我也说不清,也许是我们的社会对他人太苛刻了。一个球员可能在六年里拿了两个联赛冠军,但是丢了四个,而大家常常纠结于你丢掉的那四个,却忘记了你得到的那两个。

假如你能回到生涯的某个时刻?

我会回到我在皇马的首秀。

不是赢得世界杯决赛的那天?

不是,因为如果没有那个起点,就没有后面的一切,没有什么世界杯冠军了。

捧起大力神杯的感觉?

太美妙了。这大概是一个球员对这份职业的最高梦想了。1994年我看到巴西队长邓加捧起金杯时,我心想:这简直像好莱坞演员一样,只存在于另一个世界里。

站在球门前对你而言是享受还是煎熬?

我很享受。很小的时候我就意识到要承担起这份责任。到后来,在伯纳乌球场的每场比赛都可能是你的最后一场,因此没有理由不去享受它。

2002年欧冠决赛,你替补塞萨尔-桑切斯出场,有什么感受?

那一天非同寻常,没人可以预见未来。我记得塞萨尔当时示意医生治疗,主帅博斯克便让我去热身。后来塞萨尔说自己无法坚持了,大家都陷入了紧张。我记得我找一名工作人员要了剪刀,因为我还没来得及把袖子剪短。身边的人都很焦虑,但我当时很冷静。后来比赛的结果不错,我也很开心,重拾了自信。

后来在2014年,你拿到了职业生涯的第三座欧冠奖杯,那天对你来说很复杂?

是的,那场比赛很奇妙。我记得当时我们伤兵满营,哈维-阿隆索无法出场,赫迪拉临危受命。上半场我就出现了一次荒谬的失误,但随后我们必须保持冷静,奋力扳平。当你看着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进球迟迟不能到来,我开始告诉自己要做好一切心理准备。那个赛季我只参与杯赛和欧冠的比赛,表现得一直都很好:22胜1平1负。不过这就是足球。

当拉莫斯进球的时候?

我们是欧冠冠军了。当我看到进球的一瞬间,我就说我们是冠军了。然后,我心想:忘记这一切吧。第二天看到电视上的播报分析,一切就都“咻”地过去了。后来我也问身边的人怎么看待我们在里斯本拿下的队史第十个欧冠冠军,他们都说这是史上最精彩的决赛。我对马竞感到遗憾,但是听到马德里人对这场比赛的夸赞,我还是很开心。

你所面临的最激烈的竞争?

最激烈的是在俱乐部和塞萨尔的竞争。2000年他转会来皇马时,我才19岁,已经拿到过欧青赛的冠军,而他正值29岁当打之年。尽管我们之间没什么矛盾,但确实会有一点互相看不顺眼,这也不算一种坏事吧。塞萨尔确实是非常出色的门将。后来我和你一起入选了国家队,但我们之间的竞争和在俱乐部是不一样的。在国家队可能一个月见一次面,一般九月、十月才会集训,然后就是来年二月了。

在国家队偶尔缺席一两场比赛不是什么大事?

我一直渴望出场吧。有些球员认为不踢球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不是那样的人。我打板球的时候也争强好胜,在小学和朋友们比赛也是。

(编辑:姚凡)